≪08月   2017年09月   10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伪装正直的貌似长度超标的题记>

某尘觉得搞笑文是最难以驾驭的文,并不是难写而是难以写好
通常看过的搞笑文,虽然介绍说很爆笑但真正去看与其说是爆笑不如说更接近于小白文
在某尘的心中,搞笑文于小白文是不可以画上等于号的
好的搞笑文,应该是能令观者一边捶桌打滚一边为作者的才思叹为观止的
那种纯粹是由于主角们脑残过度而发展的让人看的吐血的脑残情节
充其量只能牵强归为小白文
即使是轻松搞笑文,也要值得看完后久久回味的
于是决定推荐这篇严格来说不是某尘一贯风格的文,因为这文是个大大的清水文
(不CJ的我.....捂脸........)
youko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作者,要说这文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其实是没有的
看得出来作者不具备驾驭大场面的能力,细节刻画也不够动人
然而穿插于人物对话中那自然而和谐的吐槽,仅仅凭这一点
那所有的不足就完完全全成为无足轻重的浮云了
<于是吐槽色彩后遗症正式开始,把宿命的相遇还给我啊还给我~口胡>

一千年前,你救了我,那时的你看上去有点废柴。
一千年后,我重遇上你,现在的你,仍旧废柴。
我就是被这句开头震惊到了然后义无反顾的跳了进来的
你们怎么能如此喜感的就完成了前世注定的宿命相遇啊啊啊
喂,我说,有你们这样报恩的吗
于是没有名字的代号A君废柴主角和依然没有名字的笑点制造主角二号蛇君
就这样在粉碎了无数粉红少女心的场景下相遇了
变身也是要看时间的,虽然蛇君我们A君不要求你玉树临风风华绝代在一片漆的山洞里还有如夜明珠般熠熠生辉
但是不代表我们A君能够在面对变身为人却食物消化进行到一半(消化的还是自己的同类)的初照面时不会当场当机啊
所以人生啊
就是罗曼蒂克都是浮云来的

<两情相悦就算没有千难万苦也不可以如此狗血啊啊 啊>

于是我们终于有了名字的A君啊
你难道就因为和终于也有了名字的蛇君这般狗血的同居生活就产生了那伟大的爱了吗
难道就因为名字看起来也很杜撰的蛇君每日帮你解决了床下的老鼠和某次始终有待商榷的酒后乱性
你们就两情相悦了吗?
一刻钟后,漱洗完毕的A君回来继续抗婚:“汉风,你何苦为难我呢?我不嫁,我要继续伺候在父母身旁,你再逼我,我就泪奔了啊……”
  “你扮女人没用。”汉风道,“不要说泪奔,私奔也没用。”
  A君絮絮念了:“你要知道,养个老婆是很困难的,要给她吃好的穿好的,每逢节日还要送礼物讨好她,要早出早归没有自由,没自由了。”
  “你在我面前装小受也没用。”
  “如果万一生了小孩,又要供书教学,又怕他学坏。万一管教不好,像现在某些年轻人,有书不好好读,十几岁就吸白粉加入社会殴斗砍人在厕所生孩子……这国家还有什么希望,还有未来啊啊!”
  “你愤青也是没用的……”
  “我有喜欢的人了。”
  “谁?”
  “他。”手指蛇君。
  “我?”A君的手指让蛇君一时反应不能。
  “没错,我是认真的,难道你感觉不出来?”
  “不,我感觉不出。”无视A君打过来的眼色,蛇君摇头以示清白。
  “让我喜欢一下你会死啊?”A君扯住某蛇的衣服。
  “搞GAY,也是没用的。”汉风一笑,道:“有种你就把这理由在母亲大人面前再说一遍?”
  静了。
  显然,A君没种。
  
  “把你掰弯了,我会很过意不去的。”蛇君强忍住笑。
  汉风作个手势让蛇君先不要说话,“好了,我不逼你了。”她说。
  “真的?”A君一脸惊喜。
  “反正就算我不逼你,你明天也得准时出现。”汉风摊摊手。
  “……”
  “对了,哥,你还记得你中学时的那个同桌阿B吗?他下星期就结婚了。”
  “关我什么事?”A君反问。
  “对了,还有那个阿C,大概这个月底就要做妈妈了。”
  “她的肚子又不是我搞大的。” A君事不关己。
  “父母年纪大了,他们也希望能早日抱抱孙子”汉风转为语重心长地劝道。
  A君手指蛇君:“让他帮我生。”
  “我想,即使我愿意,主人也是会介意我和你人兽的。”
  “其实我不介意。”
  “什么?”蛇君没有料到汉风会这样反应。
  “尽管我不愿意YY我哥,但如果你能为他怀胎生子,能够见证这奇迹我也算是今生无憾。凭什么我不支持你?”
  见汉风眼中充斥着强烈的期望,仿如沙漠之烈日,其执念之重能把一切幻灭成灰。其气势让蛇君忽然有点想逃避,似乎刚才说错话了。
  却不想被她执住了手:“作为妹妹的,我希望我哥能够做攻,尽管他怎么看也是一只小受。难得不嫌弃,也实在太委屈你了,大嫂。”
  “我……”
  汉风的笑容更亲切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孩子交出来?”
  “你不要趁机占汉风的便宜。”A君夺回蛇君的手。
  怎么感觉刚才就像被人打劫了那样……蛇君默默手捂胸前,心脏处。

在哪里!那内心迷茫苦苦挣扎的展转反复在哪里!
那抱定了必死的决心的牵动万人心弦的爱的大告白在哪里!
啊啊啊 你们这两个再次粉碎了无数粉红少女心的........
人兽啊啊啊啊 泪奔

<究级配角一号情敌大人归根到底的作用是拉皮条>

当蛇妖遇上了狐狸精,当媚惑之王遇上了媚惑祖宗
会发生什么?山崩地裂天地变色?
至今攻受无处可循(我都说了这是个清水文了..砸嘴巴)的蛇君为了A君与别有用心的情敌狐狸展开大乱斗
多么好的屡试不爽的桥段啊(喂,我们这明明是轻松搞笑文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恩....严格说起来斗倒是斗了,结果确实完全抛弃了人家伤春悲秋的单纯被阴了一把
常言蛇性奸诈,那只不过是人给予的形容,然则天生狡猾的还是人类。
  在阿勇向A君介绍女朋友的那一天,狐精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狐精自然不会以身相许来再续前世兄弟之情,但可以帮忙扯皮条,不,应该是牵红线。在A君的请求之下,他答应了安排了一部戏。如果蛇君不表抗拒,则表示A君有希望了。
  “TMD!死俊鸿!如果你想要,我就直接帮你压倒那蛇算了!好,你要双方都心甘情愿的,你装醉……他不抗拒你就上了啊混蛋!生米煮成熟饭就万事大吉了啊!你竟然最后关头跟我耍CJ!还要我整晚在看着你,怕你反被蛇吃了得即时出手相救!你是不是觉得我活了差不多两千年了要考验我的耐性和修养对不!”
  平静的一夜里,蛇与某人没啥发生,倒是闭着妖气窝在楼梯一角的某千年狐精,一直刨墙抓狂。
  “前世说什么说得好听……今生来世,永远是兄弟!我当你兄弟,你当我契弟……对哦,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守着?他失身关我什么事呢?为什么我这么有义气啊啊啊啊啊!”

谁说狐狸精不是美丽的主角就是美丽的反派的?
人家明明是文艺上的红娘不文艺意义下的皮条客=v=
废柴就算是废柴也是有腹一把的权利的!握拳

<催泪必杀死之挡情路收妖BOSS只要拨打110就万事大吉>

这个因为一个令人无比想要顺手捉住身边任何一个能捉住的人来暴打一顿的理由的和尚
原本有着当年白娘娘和废柴许中间的究级挡情路死秃驴的功用
但是凡事总是有那么一个但是滴.........
法制社会还敢在光天化日下绑架!丫的,拘留你!
“久等了,我一接到涣海的电话就飞回来了,幸好还有飞机票。现在情况怎样了?”蛇君问道。
  “你看,他们都在电视塔上面。”汉风叹道,“是涣海把我哥绑上去的。我知道以后久马上来了,现在我父母都还不知道事。”
  “怎么与上面沟通?喊吗?这样恐怕会扰民。”
  汉风递过一台手机。
  “哦,谢谢。”蛇君接过。
  接通了,是涣海的声音:“你来了吗?”
  “嗯,我在下面。把那人类还给我吧。”
  “理由呢?”
  “你现身为出家人,没必要为了那么一丁点的事而破坏他的幸福吧?佛祖允许作孽吗?”
  “蟒蛇,你也用不着把佛祖搬出来。敢问贫僧如何作孽了?难道你还能像白娘子那样……”
  “那好,和尚,其实我……我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了。”
  “你们两个男人能生什么啊!贫僧出家前是学医的!”电话那头比较的激动,“你想好了怎么赎罪再联系我吧!”
  “喂,你等等……”
  阻止无效,电话已挂。
  “怎么了?”汉风急切地问。
  “谈判不成功。”蛇君无奈地摇头,“照这样的下去……话说当年白娘子是怎么处理的呢?”
  “难道你还要水淹电视塔不成?”
  “我还是打电话报警吧。说是绑架可以吧?”
  “嗯。”汉风附议。
  
  “嗯……你回来了?”A君迷迷糊糊地挣开眼,见蛇君就在他身边,“那和尚呢?”他问道。
  “我报了警,警察把你解救出来。”蛇君微笑道,“涣海现在被拘留中。”

所以说,想要在这篇文章里作忧郁45度角文艺一把那是绝对的妄想
这种融入在字里行间的合情合理的吐槽试搞笑彻底的征服了某尘的笑神经
于是让我仰天大喊一声吧
吐槽果然最王道啊~~啊啊啊啊~~~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Template designed by アクセラと+αな生活

Powered by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