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2017年09月   10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情缘易结,相思难解,谁是谁的劫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我喜欢公子欢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陶醉了XD
若论温暖宜人,自有《狐缘》篱落弟弟与苏先生日日蜜里调油恩恩爱爱。若论悲凉凄绝,比不得《思凡》文舒轮回台一跃生生扯碎两颗心。但就是这温馨谈不上,虐心又不彻底
的《纨绔》,却偏偏最让某尘满心怅然,看完不知当哭当笑,最后落得一声长叹。

只是当时已惘然
白衣银发金眸,放在弟弟篱落身上端是一派天真可爱,眼眸开合间顽皮尽现。放在哥哥篱清身上,倒生就一副高傲冷漠,近身三尺便得须发皆生寒。可奇就奇在这天性冷清的偏
生是只狐。绝色无双是真,妩媚动人确实半分不沾边。这模样恰恰落了那纨绔子弟眼里,惹来一句“狐王才是真绝色”。于是不知不觉上了这戏台,陪他一出雪月风花,百转千回
不由人,再做不得台下看客的波澜不兴了。
倘若随意换了个人,只怕是顶好的虐文材料。风流太子一时兴起,一颗玲珑心便在这日日纠缠,善意体贴下拱手相送。人家收了随手搁下一旁,他的真心却还似是而非无处可寻
。口口声声甚念甚念,却连相约之日早已过了一月也不曾发觉。澜渊纵欢享乐之时,当真有念过篱清一丝一毫?二太子的信誓旦旦恐怕是随手拈来,讨美人一时欢心说辞而已,添
茶磨墨嘘寒问暖,怕也只道是虚妄,临了不过一句一时兴起。
然狐王毕竟是狐王,纵然妩媚难寻,狡诈终究是与生俱来。澜渊不将真心一分一毫尽数呈上篱清眼前,就算二太子好手段得了狐王一颗心,狐王也定是要藏着掖着断然不会叫澜
渊知晓。可这太子的真心,怕是澜渊自己也是不辨真意的四下茫然无头绪。
论起冷酷绝情,狐王若认了第二,三界之内恐怕无人敢认那第一。吾予欢情换尔温情,虽说不小心搭进一片真情泥足深陷,当下抽身必然一场大悲大痛。可若然篱清便是认了这
痛彻心扉也要抽身,回那台下最初一身云淡风轻,太子你又当奈他如何?只是待到他当真抽身而去,再想换他真情相待,却是难如登天了。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旁人一句纨绔,道尽二太子平数风流。孰料一朝遇上这篱清,说一句冰霜做得活物也不过如此的狐王。初时兴许抱了调撩心思,想着看一看这孤高之下会否别有一番风情。外表
愈是冰冷的人,内里大抵最怕得寂寞。于是百般讨好,连伸过去的衣袍都浸着温情脉脉。篱清之于澜渊,自然不是玩物般美姬俏公子可比,可又到不了刻骨铭心爱意深沉,就这么
个不上不下的位置,卡在澜渊心里,为他日夜辗转言过其实,三五不时确是要想上一想。
风流终为风流苦,虽说是用俗了的桥段,不得不承认俗确是有道理的。那殷殷捧上来的心意,要么不屑一顾要么不闻不问,总以为永远都是自己的。即便处之泰然不做回应,即
便心安理得好不珍惜,它到底是丢不掉的。直到隐隐一句“散场吧”,仿若天雷轰顶的不是面前白衣之人而是自己。想着那人看过来时寒霜里一瞬的柔情,想着那人冷淡眉目间偶
然一抹浅浅的起伏,往后便再不是自己的了。忽而周身大通,才幡然醒悟,可惜再回首,哪怕是用真心换那人的无心,都是不能了。
于是逆天而行,落得罚一个百年思过。不知情的道一句太子顽劣,知情的叹一声何苦来哉,唯独当事的,一个静心休养世事不问,一个痴心甘愿便是憔悴如斯终不悔。隔了绿林
山峦遥遥望去,就算只一角狐王府屋檐,百年落寞好似都有了慰藉落脚。当年真是戏,今日戏成真。一百年澜渊潇洒风流糟蹋了篱清难得情意,一百年澜渊痴情不悔只为求那淡金
瞳一瞥。
法印锁骨,最痛痛不过物是人非难回曾经的心神俱碎。睹物思人,最苦苦不及自此白驹过隙两不相识的苦涩难当。风水轮流转,于是这相思磨人,也是要叫澜渊通通尝上一遍方
才罢休。

命里相思劫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说来澜渊是他咎由自取,活该受这一回煎熬,可未必篱清就没有一点错处。这两人计量来计量去,蹉跎百年终归还是这么个结局。聪明反被聪明误,谁都不愿傻傻剖了真心让人
看个里外通透,谁都想做慢条斯理看着下定论的那个,谁都算着前前后后考虑了周全再计较一诉衷情,谁都怕若是倾尽一腔真情却换来一个漫不经心,当下凄惶更与何人说。
然世间无怨无悔甘心付出不问回应之人实难得见,只当讨一颗真心是几句想念几句喜欢,便轻而易举的儿戏么。不拿真心就莫要求别人的真心,澜渊不信狐王冷情,篱落不信太
子薄幸。要我说,这三百年你方痛罢我方苦,实实一句作茧自缚的自做孽。还不如就如篱落所言,大可拽了太子衣领,道一句喜欢,再道一句你若再沾花惹草,看我揍你个鼻青脸
肿,饿你个眼冒金星。岂非万事大吉,皆大欢喜。
榕树下一个冷冰冰的照面,宴席间一句似真似假的戏言,天劫后一个冷漠决然的背影,鲜血淋漓只为得来的一盏花灯,人间百年日日余留的一席空缺。幸而仙家寿与天齐,否则
怎当得二人这般,生生把岁月都平白付了那口是心非。
情爱二字,来来去去,说穿了不过一句喜欢不喜欢。你既心疼他夜半孤寒肤发冰凉,你既在意他一身凄然两眼期盼。思量再多都是庸人自扰,趁早神魂俱授,求一个白首同倦才
是真。
弹指一过百年间,情缘易结,相思难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Template designed by アクセラと+αな生活

Powered by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